土耳其災民挺艾爾段 分析:混亂年代強勢領導人出頭

土耳其災民挺艾爾段 分析:混亂年代強勢領導人出頭

2023年5月18日,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於抵達土耳其伊斯坦堡參加會議時向他的支持者致意。(路透社)

土耳其2月受強震襲擊,政府救災不力遭抨擊,多數民調預測競選連任的艾爾段可能因此丟失政權,不料強震仍難撼動災民支持。學者分析,除了政府控制媒體外,民衆在不確定的年代,更盼見到強勢領導人。

刘以豪前进巴黎时装周 曝全家过年如「极地求生」

今年2月6日,2次強震撼動土耳其南部,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當時正爲20年來最難打的選戰做足準備。民調顯示,艾爾段支持度因經濟不景氣及通貨膨脹率飆升下滑。隨着地震規模漸趨明朗,艾爾段政府仍苦於因應,許多人預計這位強人總統將付出政治代價。

影》走步太夸张!哈登再度引起公愤

但是土耳其5月14日舉行總統及國會大選後,受地震重創的南部,也就是艾爾段及其所屬的保守執政黨「正義發展黨」(AKP)的傳統票倉,仍可見選民展現堅定支持。

国王游戏

Gino情断小14岁女友有望复合? 孙德荣曝他有情有义帮找新房

混沌天帝诀 小说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下稱華郵)昨天報導,死亡人數最多的6個省中,艾爾段的平均得票率爲63%。他在災情最嚴重的哈泰省(Hatay)得票率雖不及在野候選人,但只輸了5個百分點。

整體而言,艾爾段以49%的選票勝過在野候選人基裡達歐魯(Kemal Kilicdaroglu)。兩人將在5月28日的決選對決。

中東研究所(Middle East Institute)土耳其計劃主任托爾(Gonul Tol)說,在災難及不確定的年代,人們「只想要一位強勢的領導者」。

地震發生後,基裡達歐魯陸續推出政治改革及扭轉經濟的政見,若干災區選民卻相信只有艾爾段在看顧他們。托爾指出,艾爾段在災民能將親友屍體從斷垣殘壁拉出前,就提出重建計劃,喊一年內爲每位流離失所的民衆建造住房。

喜来登辰园、寒居BeGood 办餐酒宴

伊斯坦堡智庫IstanPol主任柯爾克瑪茲(Seren Selvin Korkmaz)說,基裡達歐魯也有地震復原計劃,但由於國家對媒體的控制,「地震區無法獲知在野陣營的政見」。

她說,艾爾段在這次選舉中的主要策略是掌握民衆的觀感,而不是爲問題提供解決方案。對艾爾段的支持者而言,雖然經濟危機持續很久,未來還有多年的重建作業,「艾爾段總統仍然是最高領袖」。

努爾達伊(Nurdagi)離震央不遠,大部分地區已經成爲廢墟。這裡的建築熱潮延燒20年,體現艾爾段聚焦發展的施政主軸,當地人口約2.5萬人,1/6卻於地震中喪命。災民雅卡(Yaka)對華郵說,「艾爾段是個好人…地震發生後…他把我們照顧得很好」。

雅卡的4層公寓遭地震破壞並報廢后,政府提供一間組合屋供他棲身。他說裡面備有空調、洗衣機及洗碗機,「艾爾段幫了很多災民」。

「這都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外界認爲,建商粗製濫造是地震破壞規模如此大的主因,會有這樣的狀況,艾爾段及「正義發展黨」控制的國會都推了一把。救援作業延誤及混亂則被視爲加劇死亡人數的罪魁禍首,引發對總統掏空國家機構的質疑。

但在像土耳其如此高度分化的國家,這場悲劇似乎未改變政治基本盤。伊斯坦堡科曲大學(Koc University)政治學家索默(Murat Somer)指出,土耳其選民多少被分成了2個僵化的陣營。

智庫安卡拉研究所(Ankara Institute)選前民調顯示,土耳其黨派分歧明顯,超過9成的正義發展黨選民認爲政府因應地震的方式完善;挺在野共和人民黨(CHP)的選民中,近96%持相反意見。

LOYAL

别摆烂!跟这4大星座谈恋爱 有误会一定要解释

瀟然夢 小說

學者托爾說,國家對媒體近乎完全的控制,強化了這種情形,「在兩極分化的社會中,特別是在資訊受限的專制國家,真相可能沒那麼重要」。

在災區,艾爾段證明自己的政治韌性強過正義發展黨。正義發展黨雖然在受災省分取得的票數高於其他政黨,但總票數仍比2018年少得多。柯爾克瑪茲分析,民衆對正義發展黨國會議員表達不滿,而不是對總統艾爾段。

人口超過50萬的卡拉曼馬拉斯省(Kahramanmaras)也是重災區之一,當地對正義發展黨的支持率跌11個百分點。57歲的災民麥赫邁特(Mehmet)講到艾爾段就像談起老朋友一樣,「他各方面都瞭解我們」。他指着自己和妻子住的帳篷營地,以及已經開始在一排小型組合屋中營業的店家說,「他們(政府)還能怎麼做呢?」

一如這座城市的其他人,麥赫邁特不願提供全名,甚至希望報導根本就別提他的名字,擔心公開談論政治將招致後果。

麥赫邁特坐在市政府大樓附近的一道矮牆上,沿着馬路往前走是一座已經被拆除的露天體育館。地震發生2天后,艾爾段就在這個體育館發表演說,坦承國家因應速度遲緩,並呼籲團結。當地一名35歲的建築工人說,「這非常重要…他沒有把我們獨自留在這」。

广州、上海解封 IMF吁调整动态清零政策